她是中国女排史上最“个性”的运动员38岁官至副司级堪称成功!

2022年8月29日 0 Comments

原标题:她是中国女排史上最“个性”的运动员,38岁官至副司级,堪称成功!

但排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五连冠是项集体荣誉,“女排精神”更是一代女排人共同的精神家园。

女排“五连冠”群体中,除了主攻的“铁榔头”郎平外,还有一名功臣——周晓兰。

1970年,13岁的她遭遇野狼,险些成为野狼的“腹中餐”,所幸为人所救。

1982年3月,25岁的周晓兰和金鸡奖最佳女主角龚雪一起登上《大众电影》的封面,这是《大众电影》杂志创刊以来首次用非电影人物做封面,一度被称为“排球女神”。

1995年,38岁的周晓兰出任中国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球类司副司长兼排球处处长。作为一名女运动员,38岁官至副司级,堪称成功。

上世纪60年代,为了支援三线建设,父亲工作的军工厂搬迁到山西省太原市,母亲也一起前往,年幼的周晓兰留在了上海。

周晓兰的童年是在上海外婆家度过的,虽然父母不在身边,但在外婆的精心照顾下,周晓兰还是生活地无忧无虑。

父母对周晓兰的教育非常重视,但他们绝不宠溺孩子,而是坚持让女儿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炼,让周晓兰从小养成了顽强坚韧的性格。

尽管吃不到什么营养品,周晓兰的个子还是嗖嗖往上蹿,13岁就长到了一米七多,超过了很多成年人。

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中,13岁的周晓兰随父母下放到山西古交县一个偏僻的山村。

古交位于云中山脉,十分贫穷,喝的是雨水,用的是煤油灯,生活的重担早早压在了周晓兰稚嫩的肩膀上。

因为缺水,周晓兰要跑到很远的地方挑水,虽然个子高,但力气并不大,一不小心,经常连人带桶摔在地上,水全洒了,只能回去重挑。

因为偏僻,周晓兰要爬过一道又一道山坡,在崎岖的山路上步行20多里才能走到学校,但不管风吹日晒,下雨下雪,她都风雨无阻,走在上学、回家的路上。

周晓兰虽然是个大个子,心智还是一个孩子,生活带给她不属于这个年龄段应该承受的苦难,却也磨砺了她的身体和意志,锤炼了她的作风和品格。

有一年冬天的黄昏,周晓兰一个人放学回家,路上突然发现山梁上闪烁着两点幽绿,正在迅速向自己的位置靠近。

周晓兰很清楚,人是跑不过狼的,她急中生智,想起附近有一个隐蔽的山洞,便迅速转身狂奔,一头钻进了山洞,捡了一块石头握在手里,不敢闹出一点动静,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野狼嗅到人的气味。

野狼没有发现周晓兰的踪迹,但周晓兰也不敢贸然出洞。十多分钟以后,周晓兰听到洞外有人的脚步声,才壮着胆子钻出洞口察看,原来是同村的一位老大爷。

在老大爷的帮助下,周晓兰安全回到家,见到焦急等待的妈妈,周晓兰一下子扑进妈妈怀里放声大哭。

体育训练都是从娃娃抓起,但周晓兰打排球,却是“大器晚成”,她步入“体坛”是一次偶然。

1973年4月,太原市举行运动会,16岁的周晓兰报名参加了跳高和手榴弹两个项目,这一年她已经长到了一米七六。

运动员列队入场时,身材高挑的周晓兰引起了太原市少年体育学校的注意,被选入少体校篮球班。

不巧的是,篮球班满员了,排球班倒是缺人,周晓兰被领导暂时安排到排球班练习,以后再换班。

就是这一次“鬼使神差”的安排,让周晓兰迷上了排球,走上了通向女排三连冠的光辉道路。

没人相信这位来自大上海的姑娘能在排球上有什么大的作为,更不可能想到她会成为女排三连冠的绝对主力。

排球队的训练很苦,很多小姑娘都被累哭了,但对经历了3年艰苦生活磨砺的周晓兰而言,这点苦,这点累,根本算不了什么。

训练中,周晓兰凭借聪慧的头脑、出色的身体素质,迅速从市少体校脱颖而出,更是在短短2年内一路蹿升,晋升到太原市队、山西省队,并成为山西女排的尖子队员。

1977年,世界首届青年排球锦标赛在巴西圣保罗进行,参赛球员必须是20岁以下的青年球员。

当时女排好手如云,周晓兰不算特别突出,但不到20岁的年龄和182公分的身高成为优势,让她顺利入选中国青年女子排球队,而且是担任主力副攻手。

圣保罗一役,中国青年女子排球队夺得亚军,这也成为周晓兰体坛生涯的转折点。

球队班师回国后,队员各自归队,周晓兰却被留下了,教练告诉她“你被国家队看中了”。

从16岁开始接受职业训练,到20岁进入国家队,周晓兰用了不到4年,她的排球之路实在太过梦幻。

周晓兰的特点是敢打敢攻,能打硬仗。心理素质突出,冷静、睿智、坚韧、果敢,越是大赛越是如此,愈加难能可贵。

彼时的中国女排还不是世界一流,亚洲最强是日本队,日本女排是一支世界强队,中国女排的走向世界,就是从打日本开始的。

1979年,中国女排问鼎第二届亚洲女排锦标赛冠军,实现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历史性目标,周晓兰个人荣获“最佳表现奖”。

1981年11月,第三届女排世界杯在日本举行,日本坐拥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对冠军势在必得。

然而,以张蓉芳、郎平、周晓兰、为代表的中国女排强势杀出,一路过关斩将,与日本队会师决赛。

决赛打得异常激烈,最后的决胜局中国队14比15落后,周晓兰冷静阅读比赛,抓住机会轮转到前排,先是连续在2、4号位拦网有效,为郎平扣球得分挣得机会,后又连续两次拦死日本女排的强攻。

主裁判一声哨响,中国队以17比15反败为胜,夺得中国女排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也实现了中国三大球的历史性突破!

此役,中国女排名扬天下,“铁榔头”郎平让日本吃尽苦头,周晓兰密不透风的拦网征服了日本媒体,赞誉她是“城墙”。

2个月后,尚未完全恢复的周晓兰又因吃了不洁食物感染病菌,导致严重的腹泻和持续高烧,这让周晓兰的身体雪上加霜,体重一下子掉了十几斤,元气大伤。

眼看着梁艳、朱玲、杨晓君一个个年轻球员快速成长,她明显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一度情绪低落,不能入眠。

但在指导的鼓励下,倔强的周晓兰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她靠着自己的努力打回了主力阵容,并帮助球队在1982年9月勇夺第九届女排世锦赛冠军。

这一回,周晓兰心态很平静,她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既然有更年轻、状态更好的球员,她愿意腾出位置,为集体,也为了年轻人。

周晓兰的性格兼具南方女子的细腻和北方女子的豪放,加上她情商高,在队里经常充当“心灵导师”,主动帮助年轻球员纾解心理压力,让他们轻装上阵。

比赛期间,周晓兰在替补席上也不闲着,给队友端水、递毛巾,观察场上形势,大声提醒队友,给姐妹们加油助威,提供破敌之策。

1984年8月,中国女排勇夺第十三届奥运会冠军,取得世界排坛的最高荣誉,实现“三连冠”的伟业!

夺冠之后,周晓兰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千头万绪涌上心头,眼泪如决堤一般,奔涌而出。

前两次世界冠军,周晓兰都是绝对主力,这次奥运夺冠军,周晓兰成了替补老将,但这次胜利的喜悦比上两次还要令人动容。

伴随着女排三连冠,第一代女排球员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周晓兰更以姣好的面容成为一代人心目中的“排球女神”,还在1984年登上了《大众电影》的杂志封面。

各种荣誉也纷至沓来,周晓兰先后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新长征突击手”等等荣誉称号。

1985年,周晓兰与前国家男子排球队国手、八一队教练候晓非喜结良缘。

退役后,周晓兰进入上海体育学院进修管理,1988年毕业后进入国家体委,出任排球处长,走上仕途。

周晓兰对排球是真爱,她积极推动排球运动管理体制改革,改进训练和比赛组织形式,努力筹措比赛和训练资金,尝试引进外资,为促进体育市场化做出了先导性贡献。

基于上述成绩,1994年,周晓兰被提拔为国家体委球类司副司长,兼任排球处处长,官至副厅级。

正当很多人认为周晓兰仕途宽广,必有一番大作为时,周晓兰却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辞职。

在当时,国家部委司局级干部主动辞职者凤毛麟角。何况是自动为中国女排立下汗马功劳的体坛名将?

领导又说,国家部委司局级干部辞职需要经国务院批准,希望她能“经受考验”。

周晓兰依然坚决如初,反复请辞,三个月以后,有关部门了解情况后,终于批准辞职。

就这样,周晓兰结束了与“体委副司长”的缘份,她在这个位置上一共呆了8个月。

1997年,周晓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那是“天大的误会”,因为她在做辞职决定时,根本没有考虑离开后去哪里,是辞职以后才决定去美国的,而她之所以去美国,也并非完全出自本人的意愿。

自从结婚后,周晓兰和丈夫各自两为事业奔忙,候晓非应聘去了欧洲执教,周晓兰留在国内,两人大多数时间处在分居状态。

1995年,丈夫候晓非到美国马里兰大学排球队担任教练,两人再度异地分居,所以在辞职后,周晓兰选择了赴美生活,相夫教女。

一些能够接触到周晓兰的记者,都试图得到她对辞职原因,以及中国女排的只言片语,但周晓兰选择了沉默,拒绝回答为什么辞职,也闭口不谈排球的是是非非。

中国女排的“三连冠”“五连冠”激励了国人士气,也塑造了“女排精神”,成为几代人无法磨灭的深刻记忆。

五连冠后,中国女排一路滑坡,世界排名一跌再跌,甚至在1992年巴塞罗纳奥运会中爆出服用事件,让女排跌入谷底。

女排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让体委领导层面临各方面的压力,主管球类运动的体委副主任要求周晓兰出面举行记者招待会,为中国女排的颓势负责。

周晓兰心中不解,但出于对多年来的信任,以及大局考虑,她还是同意了。

这位热爱排球的老将决定忍辱负重,承担责任,来化解中国女排的困境以及领导的压力。

1995年初,为了重振中国女排,周晓兰代表排协出面,动员正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就读的郎平回国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

郎平和周晓兰是多年好友,俩人对排球都是真爱,在周晓兰的不懈努力下,朗平终于答应回国效力。

正在这时,周晓兰突然接到上级通知:朗平回国事宜已由其他人代理,周晓兰不必再过问此事,甚至连去机场迎接朗平也不必去了。

周晓兰惊呆了,此事由自己一手促成,她却被剥夺了接机的资格,这令她情何以堪。

倔强的周晓兰还是决定前往机场迎接朗平,但上级要求她必须为此声明,她是以个人名义而来。

周晓兰的经历简单,耿直倔强,不够成熟老练,这样的性格很难在仕途得心应手,左右逢源。

曾几何时,周晓兰愿意真心为中国女排奉献一切,但她并不适应新的环境,一度十分郁闷,不得不痛下决心,离开了令她身心疲惫的岗位,找回她原来的自我。

来到美国后,周晓兰谢绝了多家球队的聘请,专心相夫教女,做好贤妻良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天伦之乐,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来美国不到半年,周晓兰一家就获得美国的永久居留权,揭开了家庭生活的新篇章。

工作生活之余,周晓兰不时去当地中文学校,教小朋友打排球,或者跟好友们一起聚会聊天。

周晓兰定居的马里兰州有很多华人社区,也能常吃中式菜,兴致所至也常以球会友,不亦乐乎。

全家生活走上轨道后,周晓兰先是应聘到乔治华盛顿大学做排球教练,后来又到一家全国性医疗投资公司数据处理中心工作。

在美国,周晓兰远离了心爱的排球事业,不再享受国内的“明星待遇”,周晓兰一家的生活变得十分平淡。

如果说过去在国内的工作和生活是“戎马倥偬”,在美国的工作生活就近似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境界。

世界冠军的荣耀固然光彩,寻常百姓的平淡更为隽永。相比国内较为复杂的人情世故,周晓兰更享受在美国的轻松自如。

有记者问周晓兰,如果到处“接受考验”,坚持在国内发展,或许会有更广阔的仕途,如今是否后悔?

周晓兰摇摇头,“我了解做官员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并不觉得离开那样的生活是失去了什么。”

针对长期以来对她辞职的猜测,周晓兰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提得起”固然重要,“放得下”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如今的周晓兰仍会怀念原来的“峥嵘岁月”,怀念曾经的艰苦磨练和清贫生活,怀念教练战友的并肩奋战,合作无间,那份弥足珍贵的记忆时常令她为之动容。

周晓兰有两个女儿,一个生在美国,一个在美国长大,加入美国国籍、接受美式教育的她们,已经成了地道的美国人。

尽管周晓兰自己不经常回国,但她在骨子里是一个热爱祖国、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的人,希望孩子接触到传统文化教育。

从一个差点被野狼吃掉的女孩,到家喻户晓的“城墙”,再到国家体委球类司副司长兼排球处处长,再到主动辞官,赴美定居。

周晓兰的个人生涯不无传奇色彩,她将自己的一生归结于运气、机遇、努力,还有国家的培养。

尽管周晓兰后来远赴美国定居,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但她并没有对不起祖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她把全部青春和热血都献给了心中的挚爱——中国女排。

我们应该为周晓兰祝福,她曾经在鲜花和荣誉面前微笑,但她没有沉迷,她毅然放下了光环,选择找回真实的自我,这是一个不被虚幻笼罩的真实灵魂,值得我们敬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